访日掠影(三)

这是一天早上我从我的房间拍下的景色。在东京这些拥挤、人口密度每平方米大于千人的地方竟有着如此的绿化——从照片上看到的一片片的绿色便是日本皇宫所在 地,毗邻我们所居住的新大谷饭店。日本皇室在东京拥有整个一座后山,当年江户无血开城之后官军便占领了江户城,这座德川将军居住了二百多年的城堡易主成了 明治天皇的新宫殿,而屹立在京都的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京都御所则作为“故宫”对外开放。拥有巨大后山的皇宫是东京巨大的“城市肺”,在调节东京气候上起着 重要作用。据说由于有一栋大厦挡住了从东京湾吹来的海风而被拆掉,之后海风通过皇宫后山后使东京气温整体下降了二三度。昭和、平成两位天皇都是热心的生物 学者,昭和天皇还曾发现新物种——帝王蟹。后山正为这两位天皇提供了绝好的研究场所。话说我们所居住的新大谷饭店业与中国有着很深的联系,在中日尚未建交 的时代中国政府就曾在新大谷饭店租房作为“中国驻日本办事处”。而在新大谷的斜对面有一家叫“维新号”的中餐馆,有两层店面,不大,物价却很贵,平平的一 道菜折人民币就要好几百块。不过这家店与“精巧”号称的日餐相反,菜量很大,而且不分餐,只是给上几个勺子。据说这家店有百年的历史,当年孙中山曾在这家 店里吃过,所以叫“维新号”。

皇 居的“樱田门”。在日本近代史上应该说是鼎鼎大名吧?它因发生著名的“樱田门外之变”而蜚声海内外。即发生于日本安政七年三月三日(1860年3月24 日)的一起政治暗杀事件,不满幕府大老兼彦根藩藩主井伊直弼的水户藩激进浪士,于江户城樱田门外突袭准备登城的井伊直弼队伍,井伊直弼当场惨死。佩里黑船 来航之后,日本国内陷入空前恐慌之中。朝堂之上也分为“开国派”、“攘夷派”、“佐幕派”“勤王派”等派系。其中主张开国的彦根藩主井伊直弼与主张攘夷的 水户藩主德川齐昭(幕末四大名侯之一)对立日深,之后又为了十三代将军的继承人问题 严 重对立,政争的结果由井伊直弼胜出,安政五年(1858年)井伊直弼出任幕府大老,不但独断地与美国签订《日米修好通商条约》以遂开国理念,第十四代将军 也成功地由其派系所拥立的德川庆福接任。翌年(1859年)德川齐昭发动反攻,联合越前藩主松平庆永、尾张藩主德川庆恕及自己的儿子一桥家当主一桥庆喜闯 入江户城质问井伊直弼,结果因为这种过于无礼的行为反遭井伊直弼下达永久退隐的处份。之后井伊直弼决定全力压制倒幕攘夷势力,史称“安政大狱”。一时间风 声鹤唳,尤其水户藩士的积怨已濒临界,有些谋画暗杀的激进藩士为免连累本藩而事先脱藩变成浪士,最终酿成“血溅樱田门事件”。井伊把雄藩参政拉回到幕府主 导、同时阻止朝廷政治化的政策,反至使幕府权威丧失,导致幕末尊王攘夷运动激化。最终拉开依靠恐怖暗杀来达到政治目的的序幕。

发贴者 寝物語 时间: 下午4:31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