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杂事

一、心得

令人生厌的某洽会终于结束了。其实准备期间我也没怎么忙什么,但是总觉得有个什么压在心头,让人提不起劲,所以一直也没写博客了。这不个好习惯,给共 产党做事,就要记得“车到山前必有路”,工作中任何事都乃“身外之事”,要是真着急、真动气了,那你就输了。就拿这次来说吧,之前因为某位领导的“雷语”一声,就在开会那天上午突然把会场从几十公里的外县搬到市郊,所有一切食宿、会务、车马等等都得重新来过,我都给雷麻了。整整联络了3个多小时,到底住宿和吃饭的事也没能凿下来。可是那天晚上快到吃饭点儿之前,就有志愿者三番五次打来电话询问我们一行的就餐时间,窃喜,总之,看来是不会没得吃了;更有甚,从会场下来,错走到会场一层的自助餐厅,礼仪小姐非常客气地想把我们这些“领导”让进来,我琢磨着人家那边都已经准备停当了,所以还是决定按原计划——这不还是被我拒绝了呢,呵呵。到了饭店,没想到住宿也就改在了这里,而且那个志愿者就负责帮我们一同办好,真是的,顺利啊。所以说,给共 产党干活,绝没有什么发生不了的,只有那些你想不到、发生后雷你一跳的事情!而且,凡是做出一副负责着急的态度可以,心里头要比任何人都凉快,一是因为“车到山前必有路”;二是在一个“没权”的软蛋单位里,你跟任何人认真、着急、甚至发火、生气,你就输了,没人鸟你,除了你让自己身体更糟、处境更难而已。最后,记得,这样的大会,无论之前各个单位部门看似准备得如何精致,大会一开,必然乱套,所以所有处理不了的事情都在这时钻空子吧,哈哈。

二、车队

第二天上午去看会场、调试设备的路上遇到了车队。在市中心,所有车堆积了长长的“车龙”,有领导的车队潇洒地呼啸而过——居然没完没了,奔着会场的方向,沥沥拉拉足有好几个车队先后呼啸。我们挤在被戒 严的普通人中,足足等了十几分钟。嗯,我就琢磨,如果是上午会议的话,我们带着翻译、带着设备技师被拦在这里,那些老爷们看似风光,从来不让什么老百姓,看来在会场上还不得老老实实地等我们么?你让我们等在车里,你们就只好等在会场啦。

三、所谓“70年代主题村”

我们进了大会的整体区域——这里过去是采煤塌陷区。大概200多年前,中堂李大人为了给他自己的队伍解决燃料问题,于是便在这里画了个圈,于是就有了我们这个城市。200年后,煤采得差不多了,可是老百姓的地却陷下去了。前二任的领导高瞻远瞩,就在塌陷的地方搞了个人工湖,这里变成了一个公园——这却给前一任的领导出了点子,这位活爷便在塌陷区外“完全人工”地做了一个更大的湖,还号称是西湖的三倍,把大量的借款填进这个水坑里,然后把这一带跑马圈地一样圈成了市的接待中心。于是这个号称“市民公园”的地方就变成了老爷们的“玩意儿”。市民倒是没怎么看到,警察、保安倒是不少——你要是个平头百姓,也许刚刚靠近那扇并未紧闭的大门,便早就招来门警的一顿呵斥了。本来嘛,那扇大门只是给老爷们进出的。

老爷们觉得这“玩意儿”还不够玩儿,便又开始在外围修什么“70年代主题村”。我倒不是反对“怀旧”,只是我想起了被那位“上一任活爷”强拆的工人文化宫。文化宫背靠青山面朝旭日,里面郁郁青青掩盖着许多6、70年代的老建筑。我不知道它是哪一年建成的,只是在我的记忆里,它就早已经在那里了。还是很小的时候,我经常被爸爸带着到那里北门旁的泳池游泳。坐南朝北有个“毛主席挥手我前进”——老爸就这么叫它。“毛主席”正对着的一片广场,小时候,多少次和老爸在这里放风筝、和弟弟被舅舅带着跑来找姥爷、我和弟弟在暑假爬山锻炼后穿过这里到文化宫另一面的小市场吃早饭等等,在我的印象里,这里的广场太大了。。。在我初中时候成了旧书市场,有很多卖黄书的小贩,所以文化宫则被同学们戏称为“皇(黄)宫”,啊,雕像放佛正在高声吆喝着“5毛一本”。“毛主席”身后是一排很高的一层建筑,典型的上世纪50年代建筑,矗立在白玉栏杆的高台上,显得雄浑得很!姥爷就曾在那里工作。。。而主楼侧面各一幢建筑,更是和人民大会堂相似,也在大门两侧雕铸文化宫占地很大,大抵都是森森柏柏的,在我的记忆里,葱绿掩映着的还有“社会主义风”的二层小楼、门前有“工农学”雕像的电影院等等——不过毕竟我是个八零后,我小时候,这些地方都已经破败不堪,或改作他用,完全不知道其原来的使用目的了。还记得在那个电影院里,和老爸一起看过《新中国第一大案》、还有《旋风小子》呢!

文化宫的正门是南门——一座典型的7、80年代社会主义风格的建筑——庞大、壮观、贴满了已经发橘黄色的瓷砖。不知是什么原因,它在我的脑海里印象很深。还记得90年代时本地电视台总有一个什么烹饪学校的广告,里面就有学员们从这个大门走出来的画面。嗯,比起它的作用,象征的意义可能更大一些。进入90年代以来,各个大规模工厂纷纷倒闭、改建,随之推倒了座座老建筑和象征着意识形态的“毛主席像”,只剩下文化宫这一块放佛时间停滞的地带了,这里的“主人”也早就从“工人”变成了老人和孩子——老人大概在缅怀他们认为曾经美好的年代;而孩子们,则哪个时代都一样地欢笑、打闹;而真正的“工人”,早已下岗,苦涩的脸上充满生活的无奈,哪还有什么精神来过他们的“文化生活”呢?我就是那些孩子中的一个,文化宫给我留下的印象就和它背后的小山一样,深深刻在脑海中,虽然它从来都没属于过我,但对它的改变却深深牵痛了我的心。

大学一年的暑假回家,听说文化宫的大门被拆掉了。偶然走到那里时候,那一刻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破破败败的暗黄色大门不见了,只剩下巨大的柱墩,似乎诉说着计划经济时代的辉煌,而大门的位置空无一物,像被拔掉牙的伤口一样,空荡荡。。。

之后很久也没再去过文化宫,偶尔路过也只是发现里面拆的一塌糊涂。二层小楼不见了、电影院也早就不见了。就连那些语录也被揭下来——我绝不是怀念那段血雨腥风时代的遗少,我了解,在那时代理,国人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可是那是历史,文化宫在这个城市里,承载了那一段历史,也承载了我的童年。而更重要的是,所谓“市容改造”,并不是要针对于那些“意识形态”的改造,不是对“意识形态”流毒的反省,而是老爷觉得这里太寒酸,可能会影响他的仕途,他要为自己和更高的老爷们来视察时搞一个“玩意儿”,完全按自己心思的“玩意儿”,不需要听取“草民”的意见——这不正是一人天下的流毒么?

到了现任老爷当政的时候,我已经在市里上班了。夏天曾经多次和妻来文化宫锻炼身体,惊奇这里又被装饰一新——计划经济时代的老建筑没有被拆掉的重新加固、粉刷,语录重新篆刻在墙上,背景的红色鲜艳得像血,惨惨地照眼。。。只有大门的位置,依旧空空如也,因为新的规划中这里已经不是“门”,而是“开墙透绿”的长条木道了。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代领导一个趣味啊。可是这个“恶趣味”真的很不协调:一片现代化城市里的高档木道和运动场地环绕着几座孤立的、放佛是刚从土里刨出来还带着颜色的镇墓石一样。。。

现在又在这边更广域的“玩意儿”里面修什么“70年代主题村”?那你拆文化宫干嘛呢?那是一个多么天然的地方,雄浑而又破败的老房子在一片松柏里细细诉说着昔日的辉煌,夏日的烈阳也照不透的层层枝叶下,曲径通幽,鸟儿悄悄地叫着,好像生怕打扰了乘凉的老人、游戏的孩子。。。脚下是松松软软的松叶腐殖土而四周则弥散着松枝的芳香,一阵夏风吹过,簌簌地,让人慵慵欲睡。。。

现在却搞什么人造的“70年代主题村”?!挖土机轰鸣着。车子掠过施工场围墙缝隙的一刻,我放佛看到那些暴发户的私人小工厂门口那些“大头儿子”般,头和身子、手完全不成比例的“毛主席挥手我前进”。。。。。。

俗不可耐!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