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行行止(四)大美土伯特之二

太阳照在布达拉上
太阳照在布达拉上
丁玲不是写过《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嘛,肯不不如照在布达拉上壮观了。布达拉雪白的宫殿、湛蓝的大空,刺眼的阳光射下来,仿若普度众生的佛光。这里没有桑干河的粼粼波光,炽烈的阳光只是徒增了布达拉的巍峨壮丽。当然,布宫后面“龙王潭”也是很美的,但却也不是桑干河“气度狭小”的柔美,而是一种吞噬苍天的大气——倒映着湛蓝天空的潭水闪烁着澈白色的阳光,如电光一般烁目,时而把一片金色洒向布宫后山,只让人觉得恰如那句“浮光跃金”。据说布宫巍峨的白墙全由酥油等可食用的材质从登上泼洒而成,导游开玩笑说如果发生战争,光吃墙皮就能够城里军队活上一段时间。不知怎地,却让我的思绪跳跃到了宛若老照片的1959年,思绪里,惨烈的白阳下,从布宫窗子里探出一面破碎的白旗,瑟瑟地,垂着。。。

“光辉”下的圣城
光影圣城
导游说,你们去拍布达拉宫的正面,也许会觉得和平解放60周年的彩台比较碍眼,但这是个纪念,是个很好见证嘛——的确是,于是我便专门拍下它。据说伟大的习副主席曾在上面看过60周年的藏戏。我不知道60年以前,全知佛爷所看的藏戏是什么样的,但是我到拉萨的第一天就在当地电视台的新闻里看到了“盛况”的实况录像,人人身着盛装、场面宏大,只是,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没有笑容——这,从舞美角度来说,不乏是个败笔罢。那天我拍下光影下的圣城,让它见证土伯特走过的60年,见证我在这一年虔诚地朝圣,见证藏戏舞子心底的微笑。。。

纳木错的迎客石
赐福 · 圣湖
蓝天·挂满祈福经幡的圣山·转经筒·虔诚的转经人——这就是天上圣湖纳木错。这里是世界最高的咸水湖。据说她是念青唐古拉山的妻子——如果当你翻越念青唐古拉山口时不小心说了抱怨她的话,爱她的老公、念青唐古拉山神便会降下冰雹令你前行不得;这里是胜乐金刚的道场,空气中弥散着神圣的味道,静心倾听,也许你能听到烈烈罡风正在念诵经幡上五彩的经文;当然,这里还有一个令我神驰的名字——腾格里海,这里是“天湖”,广阔而浩淼,我失神凝望,让自己的思绪跨上黑缎天马,神游在这无际的苍空间。。。

海天一色
“秋”水共长天一色
没有落霞、没有孤鹜,这是天堂夏天的“秋水”。高原的夏季,短暂而美好,恰如北方的秋,浩天万里,广阔无云,自然这水也就成了“秋水”。恰似神女的眸子,清澈;里面徜徉着悠游的细鳞鱼仔,便是神女之于人间丝丝的眷恋了吧?

白牦牛
白龙“牛”
纳木错湖畔供游人照相的白色牦牛。有人说只有青海才有白色牦牛,至少我在这里也见到了,其实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杂色的牦牛,也许有白色的哦。有人会说,是不是被染色了呢?哦,这可有点困难,这么大个子,怎么染得一根黑毛都没有啊。上大三的时候去过丽江,有个叫“牦牛坪”的地方,在那儿照过一张相,背后一个大牦牛头,这里可是真真切切咫尺之遥哦。其实别看牦牛摇晃晃、笨重的大个子,其实很灵便,我就亲眼看到奔驰在原野的牦牛和灵巧地在悬崖峭壁攀登的“健美牛”哦。牦牛是藏家的宝啊。


水至清也有鱼
水至清亦有鱼
众人皆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今天看来,这无非是世俗人的借口罢了。在天堂,至清秋水里徜徉着无忧无虑的小鱼仔,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不忍伸手去摸。如果真的去摸了,小鱼仔便悠然地游开,一会便又带着好奇地游回来,全然一副毫不畏人的神情。是啊,这里是天堂,他们是善者的灵魂,是神之于人间的眷情,又有谁会伤害他们呢?

远眺纳木错
流云 · 雪山
远方的流云,滚动着,渐渐耸立起一座座壮美的雪山,那是念青唐古拉的影子,时刻守护者醇美的爱妻。

山雨狂做风满楼
山雨萧萧风满楼
念青唐古拉山口,海拔五千余米的根拉那。眼前乌霭滚滚的便是正在进行中的“狂雨”了。远眺之,如丝如缕地缠绕着广袤的大地。远处,还有阳光下熠熠闪光的湛蓝湖面。山风萧萧、经幡猎猎,妻兴奋的言语已在耳道中模糊;感官里,留下的只有青草的味道。这里就是天堂啊。

出了山口,车子的海拔缓缓下降,同行的人们渐渐放松,后面有人奢侈地吸完最后的氧气,打开车窗,随手一个“优美”的弧线,把那只丑陋的锡罐留在这个人间天堂。。。车行在无限广阔的天路上,远处的座座雪山让我迷失,我不知道,那,到底是山,到底是云?近处,脚下大片大片的白色,哦,那不是云,那是旅行者“忘记”的氧气罐和塑料袋。。。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