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爽

最近不爽的事很多。先不说要开什么曹洽会,分给我一堆活的事。这两天先后发现了自己渴望一直佩戴、甚至开光、传承的东西都是假的。就是我戴的这串手钏。所谓的“芽庄石磨老沉香”,当时就心里打鼓,第一串的味道浓烈刺鼻,充满了化学香剂的感觉——越发感觉是假的,都和老板说好退货了,自己却还是心存侥幸,反复问老板是否发错货了,结果老板说可能是串味了,便如获至宝大以为然,也不用退了,只是调换一串而已。说实话人家奸商老板就巴不得你不要退呢,可是自己的怪心思也难以理解,明明担心是假的,却又渴望奸商给你一个保障。这才叫“周瑜打黄盖”呢!结果换的第二串吧,也就是现在这串,一开始的味道倒是淡多了,可是没过多久,那股所谓的“沉香味”便无影无踪了,只剩下了一种香戚戚的劣质香粉味。。。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的鼻子也许是“久居芝兰之室不闻其香”了呢。问宝宝,宝宝随口说有味,可是她说的“有味”也仅仅是有那股劣质香粉味吧。因为后来就连“劣质香粉味”都减弱的时候再问她,则说“味道的确是淡了,不过还有”——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宝宝说的“有味”也仅仅限于那股“劣质香粉味”而已。

但还是不死心,去西藏时按照奸商说的,把手钏放进小袋子里闷起来,一闷就是十天,按奸商所言,味道早就该“回来了”。结果十天后回来打开一闻,除了那股劣质香粉味以外,只有极为淡淡的所谓“沉香味”,这下心可凉喽。可是仍旧心怀侥幸,毕竟还有“极淡淡”不是?又问奸商“我要去开光,必须是真的才可以,这串手钏是真的吗?”你说奸商会告诉我什么答案?当然在你思维中的答案外,奸商还说“沉香在地下修行千年,无论哪位高僧大德都是它的后辈,根本不着去开光”云云。。。废话,世间万物都是46亿年前太阳系大爆炸的产物,照此理论,哪怕是一块最最普通的石头也比佛祖“年龄”都要大得多(是为比较而言,此话僭越,罪过罪过,阿弥陀佛),那任何材质的佛品都不需要开光了。这简直是一派胡言嘛!但国内也没有能鉴定的地方嘛,既然奸商信誓旦旦不怕报应,除了相信我也别无他法。

之后我就配了个佛头,也在网上买来,买了两个星期,还是刷信用卡的,今天早上刚还清款。佛头号称象牙老料新工,拿到手时两侧穿线口处磨得雪白(还有很细微的毛边,当时以为是“新工”没磨好呢),可是前天百无聊赖时拨开“沉香”珠子一开,雪白的侧口已被染成斑驳的珠子那种深褐色了——至此,我彻底相信我上当了。我打算今天晚上切开一颗珠子,并用火烧,彻底证明一下。

昨晚和宝宝说了“染色”事,同时打算从买象牙佛头店里配一些菩提子的珠子算了,再便宜也应该是“真”东西吧,总比戴化学染色香味剂的东西好吧——结果刚才去秘书处取报纸,正好碰到“手串达人”司机马哥,他看了我的所谓“象牙佛头”后信誓旦旦非常肯定地说“这肯定是假的,因为我以前也上过当,交了不少学费,你上网查查,最起码真象牙都有网格状的‘牙纹’。。。”之后的我都没听到了,我只知道自己的想法彻底破灭了。回来再网上一查,果然如马司机所言,而且照网上办法将水滴到“象牙”佛头上,也是轮廓分明(据说真象牙能够吸收水分,水滴会被吸收而轮廓不明)。而且现在看来,那个“毛边”简直就是模具的印子嘛!唉,那家的确有那种带“牙纹”的佛头,但都比较贵,而这种所谓“象牙老佛头”就没有这种网纹,而且还要便宜多了。他妈的又被骗了,当时我问奸商“是真的吗?我是要去开光的。”奸商还大言不惭地“咱也是佛教徒,保真保老”云云。

唉,真是不爽啊!

不爽,就是一边写这个文儿的时候,旁边也一直在“嗡嗡”,一说“我老啦”,另外一个赶紧捧臭脚道“不老不老,你只要心理年轻,就是无敌”——我看你俩就够“无敌”的了。一个长着个黄黑方油脸、黑眼圈、松懈得鼻子都耷拉下来,简直一个老妖婆儿了,天天还歇斯底里地偏执狂;另一个黑黄长条坑洼脸刷个大白,还挺“自信”,我看你就是“会当谄媚三千句,自信泼妇一辈子!”捧臭脚,有那么好玩吗?

听着都污染耳朵!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