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风味咖喱牛肉锅的遐想

上周突发奇想自己动手做了一次咖喱牛肉锅。广播里说现在在日本正式吃咖喱火锅的季节,就自己尝试着做了一次。具体原料有(双人份):土豆半个、洋葱半个、白菜尖半个、蒜四瓣切成末、姜一小块切成末、咖喱块四小块、冷冻肥牛片半盒。

先把土豆切小块、洋葱切小片、白菜切丝、姜蒜切末放好;然后放入一平勺油,放入蒜末姜末炸香,再加入两块咖喱用油化开,小炒一会,然后加热水,水加到锅的一般即可,然后加入土豆洋葱白菜等,煮上二十分钟左右,土豆变松软即可,其中视咖喱汤浓淡而加入剩下的两块咖喱;然后加入肥牛、盐,小煮一会即可。

味道极为浓郁,牛肉酥软、土豆松香、汤汁丰富。据说还可以加入一大杯椰奶,这样会有椰子的甜香。本来咖喱作为香料之王起源于印度,这道菜应该具有浓郁的热带气息,因此比较甜香腻人,所以做菜时不要放入大量的油,因为牛肉会析出许多油来。

而对我来说咖喱是一种文化、是一种历史、更是一种回忆。

在大四下半期,每天都没有课,忙于整理论文的我有时候就会去市里,享受这四年里唯一一段闲暇的时光。之前在偶然的机会中发现的咖喱工房就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了。具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咖喱工房我也说不准了,我记得大概是大四上半期的末尾是月之后的事了吧。记得后来经常去桂林路的西康路口一带给宝宝买舞蹈的裤袜和鞋子或是练功服之类时偶尔会自己吃个咖喱,但一般自己是舍不得抑或是没有情趣吃的,大多还是叫上安宁,依稀记得很少叫过武鹏来吃……

需要上半层的台阶,里面很窄,两边各一排桌子,中间就只剩下一个过道了,但纵深比较有内容,不是很深,但是拐弯的,也就是走到这个房间的尽头时可以拐进旁边另一间房子,这样拐来拐去有几间并排的房间呢,很让我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因为饭店建在高出地平线半层左右的高度上,所以坐在落地的玻璃窗旁,在有雕花装饰灯罩笼着的灯影下吃饭,轻轻俯视着来往的人群也是别有一种情趣的。平心而论咖喱做得很一般,很淡,既没有印度风格也没有日本风情,可见是店家为了节约成本减了分量或是买了不好的咖喱。据说要做出正宗的日式风味咖喱的话就要买油脂凝的咖喱块才好,我个人觉得如果弄个印度风的话买那种进口瓶装的混和香料自磨自制也应该别有一番风味。

那里的常客大都是些东师大附中的学生,中午来吃的多。叽叽喳喳的,把刚才酝酿的氛围一冲而散。偶尔他们还会带些个说话都不整的外国孩子来……听武鹏说,东师大附中的孩子都很有钱,反正有一次我们在桂林路吃“勾魂面”时也有很多中学生,那面也不菲,一小碗七块多呢。

记得一个风雪交加的上午,也不知道那次是不是我最后一次去这个店,估计不是。那是三月底,三月二十几号,可能是二十四号。我打算这天晚上和安宁回家,因为这机会去后就打算再回来就直接去宝宝那里,想给宝宝带套练功服和裤袜,所以只有这个上午了,尽管下雪刮风,晚上就要回去,已经没有别的时间了,于是就拉上了安宁,让他和我一起去取飞成都的机票,然后买了给宝宝的东西,就顺便在工房吃了饭。那天很冷,我们要了些小吃,安宁说想喝酒,就烫了一小壶清酒,估计不是什么好酒,说是19度,可是很上头,后来在日本喝到真正清酒时也不是这个味道,觉得真正的清酒比较甘冽。那天回去是什么感觉?有朋友陪着,伤感和思念不是很浓,没有浓到让我莫名悲伤的地步,至今想起来也值得回想,可是说真的,那是我的心大概已经飘到十几天之后,飞到宝宝身边了……

那天的雪很大,胡天八月即飞雪,新京的风雪,伴着我对宝宝的爱飘到了三月底……

发贴者 寝物語 时间: 下午4:21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