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斗争即将打响

据说所谓“某洽会”将在下月中旬举办三天。需要我们来负责餐会、会见、对接会及文字类翻译与日本客人接待。我们这个小头目一听,赶紧说:去年的文字翻译都是连夜翻的云云,好像所有的文字翻译都是她一个人搞的似的。记得去年我负责一个商务团,但是小头目还是把大量的文字工作分给我(全是她自己的工作),我说自己还有一摊事没搞完,她就说:哎呀,这时候每个人都不能只忙自己的事,都是有很多事一起忙的云云。可就我从工作会上所听到的,自己负责翻译自己工作相关东西,王八蛋自己负责日语翻译,文字也就该自己去整理,相反我咋没把我需要制定和翻译的行程分她一部分呢?到头来我自己干完自己全部内容不说(还给我配了一个领导“协助”,领导能干活吗?无非是又给我多找了一个汇报对象!),还得帮她搞,到头来还挨着她的数落,这不是扯么!!请问她自己干啥了?就她自己那点事,还东分西分,剩下的还忙到“连夜”?这效率,配作小头目不?今天还赶紧诉苦,为剥削我做铺垫,太要脸了吧?去年,我一直陪我负责的团直到结束,而他们呢?在那个武什么大郎所谓副主任的龟儿子的带领下悄悄回去休息了,没事了嘛,辛苦了嘛,拿这时候你咋不说说和我分担一些工作啊?有工作一起做嘛!

还有那个什么武大郎的龟儿子,口口声声“工作大家搞”,就是放屁,总得有个负责人吧?哦,我好心帮忙,出了责任我还得提小头目分担一份?!有没有搞错?你要这么说的话,我那份工作的责任谁给负负?好一个“工作大家搞”,小头目不干活,或者只挑一些露脸的边角小事、轻松活弄弄,另一个正式编的公务员同志调到别的科室,还有一个什么实习的赖着不走可是啥也不用她干(记得我当时来借调时可是啥糙活都得干,这可好,你们不是口口声声新同志多锻炼么,咋不锻炼锻炼他们啊),到头来我一个人“一挑四”,你们可想的美!

看着吧,走着瞧,还想把主要的、困难的都扔给我吧?到哪本人都干主力,咋不找个挣得多点或者态度好点的地方呢?斗争即将打响,自己可真得多个心眼儿!

话说,看见了吧,这就是没有合理的制度,没有调动积极性机制的结果,现在体制内机构简直就是“毁人不倦”!我们凭着热情,曾经付出了很多,苦活、累活,下雨天在外面接团浇个透心儿凉儿,再用体温把衣服蒸干了——就这样,人家领导们自个儿缩在车上,它们,看不到,对它们来说哪下雨了?这不下车也有人给打着伞嘛,它们,不知道下雨,那双招子只滴流着更高官员的脸色,哪管你底下人死活!这德行的,还指望它们来关心普通人的请愿?每当看到大堆大堆的信访群众,别的职员都很鄙夷,而我在心里深深地无奈和同情,一点用都没有,他们那里知道,苦苦恳求“救救我们”的“青天大老爷”,昨天晚上还和他们所信访的“父母官”推杯换盏呐!我就是一个不幸的底层小职员,但看到了太多令人厌恶的东西,我只是个普通的百姓,我同情他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们这些没钱、没关系、不懂苟蝇却只有满腔热情和专业能力的年轻人,热情地付出自己的休息时间,换来的是什么呢?是小头目给你下的大颗大颗的药丸儿!你一心为公,或着力于自己的工作或帮助它们做事,忽然回过头来,我们猛然发现,原来好心好意帮它们干的那些它们的活计在不知什么时候都变成我们自己的了!!相反,小头目们倒成了“好心好意帮我们”啦,你瞧,它们正急于跑到大领导那里去领功呢!它们反倒帮了我们了?!岂有此理!在不知不觉中,最困难的工作、不带薪(搞不好还挨骂)的加班、下班晚回家、半夜把你叫到班上——这些种种都变成了我们应该“自觉”承担的了,如果你不自觉,它们就恶语相加、给你打小报告等等,有报告可打要打,没报告的话创造报告也要打!,这不禁让我诧异,我们这些热情为了哪般?这样真让我们心寒啊!!

低薪、多劳、没休假、没培训、千篇一律的工作、体制内的压制和论资排辈。。。在时间上消磨你的锐气;在压制下消磨你的是非观。低薪,让你仅仅勉于糊口,没闲钱、也没闲心去追求个人的完善、人生的目标和对社会的思考(这样更有利于当权者的统治)。而毫无人才培养计划,又使得你渐渐才智耗尽,完全失去在社会竞争的竞争力。这时,为了糊口,我们就不得不依附于这个坑害自己一生的体制,老老实实做那些权贵的狗崽子们或是善于钻营的蝇蛆们的垫脚石了。我们同时也成了体制的狗腿子,用颠倒是非的瞎眼看这个世界,偶尔还得做一些震压上访百姓的事。。。真是“毁人不倦”啊。更何奢谈“幸福”二字(我们就在这样层层重压下苟延残喘,也真够可悲了)。可是反过来,这对体制组织本身又有什么好处呢?一堆庸碌职员,不是懒散就是拖沓,要不就是蝇营狗苟,只因祸福避趋之——这样一个体制,又离轰然崩塌有多远呢?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扎西次仁在他的书里写60年以前的西藏是这样,行政效率极为低下,他觉得当时在西藏看到了一个新的社会制度、一个积极地、高效率的社会体制。然而他没想到,这个体制也早就由于早年的过度运动而“未老先衰”了,不,早年的“精神一振”也无非是对这个历经千百年风雨,早已死气沉沉、行将就木的封建社会精神的一剂“饮鸩止渴”的强心剂而已,强心剂过后的反弹,更加重了这个封建体制的暮气。从这看来,这就不是什么“制度”这些“枝叶”、“边角”的问题了罢。。。黄大陆也好、红大陆也罢,大概从未逃出封建制的束缚吧,能逃出吗?这里打个问号,让时间来检验吧。

美好人生必须靠自己的努力开创,尤其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既没关系又没钱而且还一片正直),所以就更需要发现一条“相对公平”的赛道;而在这种最不公平的赛道上,有人开着车、有人骑着马,只有我们身心疲敝地跑着,随时可能被后面撵上来的黑暗所吞没,在这条路上进行不公正的比赛,我们的尽头只有坟墓。

说多了,总之,新的一轮斗争即将打响,不能输!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