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州词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昨夜与妻相拥谈及幼年的依稀记忆中的色彩和境界。今天就让我记下来,权作一个“为了忘却的纪念”罢。

提到这首诗,不知别人会作何解,然在我心里却总是一番幽幻的情境。

那是一个傍晚,恹恹的夕阳从南侧窗子斜射进来,照着东墙边上的落地书架,细细的尘埃睡在《纵横》厚重的书脊上。

折散的夕照仅仅能让我看清屋里的轮廓,窗外,天空也渐渐和屋内一样,凝成一片昏暗的蓝色。

屋里,弥散着茶叶花、金桔和君子兰花肥融合的味道。

东侧小窗下,姥爷坐在老旧的落地式收放机旁。

月亮初生在大城山巅,穿过纱窗,把一缕淡淡的清光洒下。

借着月光,我看到姥爷轻闭着双眼,垂着眼袋,微晃着头,操着一口略带方言的旧官话,韵味十足地默诵着: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他没给我解释。只是重复着默诵。

我任自己的思绪驰骋在淡蓝夜空中、暮霭的夕阳下。

偶尔飞过一只迟归的鸟儿。

满天星斗下,孤月映照雪白的大漠,将军孑然举着散发幽幽萤光的酒杯,透着紫色的葡萄美酒倒映着一轮圆月,四下兵戈满目、尸横遍野,唯有将军当风长啸。。。。。。

就是这种浅紫色的浪漫、淡蓝的伤感和幽幽的、莫名的恐惧。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