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行行止(二)风华楼蒸汽牛肉面

在离开拉萨前一天的傍晚,我和妻子在宾馆对面一个叫“风华楼专利蒸汽牛肉面”的馆子吃了饭,看似普通的面馆,看似普通的兰州拉面,只有吃在嘴里才感觉到别样的美味:面身酥滑适口、筋斗,无论多少在嘴里都感觉到有微微的咬劲儿;面汤飘着嫩葱花儿的清香,比较烫嘴,让人喝下去立刻暖烘烘起来(拉萨的七月傍晚也是很凉的);大片大片的薄牛肉,吃起来也是那么香。味道正好,咸淡适口,让人吃完了还想再来一碗——我足足吃了两大碗!拉萨的傍晚,略凉,馆子里很干净,人也不多,很静,只有压力锅时而的“嗤、嗤”声。我和妻子面对面坐着,吹着小凉风儿,吃着烫嘴的毛细儿,嘴上啥也没说,心里啥也没想,一味地品着这在内地最常见的美味。夕阳不知何时已浅浅埋进对面藏式楼房丛中深处,林荫路间,我和妻子手牵手,渐渐远去了。。。。。。

西藏气压低,按内地的煮面做饭都是做不熟的,所以这家店发明了“蒸汽”煮面法,呵呵,我猜其实就是压力锅,我们吃饭时偶尔就可以听到压力锅发出的声音嘛。这种蒸汽的声音悄悄点缀着傍晚夜幕中朦胧静谧的小馆子,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话说我觉得这是我吃过的最棒的兰州拉面了!兰州拉面谁都吃过,内地的大街小巷中、市场社区间、学校单位旁,到处都有。大抵都是一间逼仄的铺面,歪挂着“兰州牛肉拉面”的招牌,里面昏黑一片,弥漫着一股隐约的霉臭、面汤的清香混合的燥热空气,墙上还有挂着什么“汤清、葱青、肉鲜、面如毛细儿”等等的介绍招牌——其实面端上来,照例是一碗清汤热水,上面漂着白腻的面沫,一团不粗也不细的面条坨在一块堆儿。吃到嘴里的面条不是太硬难以消化,就是太面。。。对了,这种面的汤还得记得喝喽——这样你才能在里头发现一两块碎肉渣,打打打牙祭吧。固然市面上还有一些“马兰拉面”呀、“美国加州牛肉面”啦,之类大同小异的馆子,除了坏境稍好点,价格上一个档次外就再没什么别的了。

可是为什么味道会差出这么多呢?是因为所谓“蒸汽”专利的原因吗?一定不是的,这个蒸汽大概只是为了解决刚才说的——如何把饭弄熟的问题。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秘诀,就是两个字——“用心”。做饭其实是一门艺术,绝不仅仅是简单地“弄熟”就行,仅满足于把生的弄熟的——这是连猴子都会的事!

之前曾经说过,拉萨人,不,西藏人很乐天,很多事情并不太较真儿,乐呵乐呵得了,但是他们那乐天安命的性格里还透着一股子淳朴的“认真”劲儿,是一种“不输人”的“原则”性,这种性格区别于金钱和市场经济冲击下,一部分内地国人的偷奸耍滑,当然也不等于“较真儿”。大概出于信仰的虔诚吧?全民信教的藏民追求世间的“真”——寺庙的壁画全都是用包含宝石在内的各种原矿是磨粉绘制,所以历经千百年岁月,这些壁画仍向我们讲述着当年的故事和岁月的沧桑;藏民追求色彩的绚丽——在这壮美的雪域佛国,你看到的绝不仅仅是天青白雪,这样,虽美,但却会有些许单调。在这里,你看到的青天间飘飞着不住诵念真言的彩虹经幡,而你看那雪山谷里轻掩着碧绿的措子和一望不到边的金黄的油菜花田;藏民默默地唱诵真言,遵循着千百年的规矩,你看大昭寺内,几乎每个藏民都左手提着一个小暖壶,右手则持念珠,嘴里不住地唱诵,脚下微微地挪动,一点一点地接近他们心里的圣地。藏民的队列非常整然、肃静,听到的只有那不住唱诵地、近似于和声的真言(相反另一边游客队伍则是说笑的、起哄的、把相机对准佛像偷偷照相的、推搡拥挤的、谩骂的和自命不凡“维持纪律”的)。——藏们这些天性合成了一种精神,我觉得那就是淳朴的“认真”,藏民虽天性乐观,爱开玩笑,但在做事情上从不偷奸耍滑。也许会慢,但普通的藏民仍是崇尚一点点地、手工地、用心制作“真”的东西(尤其是献给神佛的供物),可以说每一件藏民制作的手工品里都凝结着手工者自己的故事。另外,他们中会有某些人因为“面子”而大打出手,但绝没有人做“偷鸡摸狗”的勾当——这些,大概就是其宗教的虔诚使之然吧。

呵呵,扯得太远啦,其实我就是想说明,内地的牛肉面也一定能做的这么好吃,关键在于是否渴望把它做好,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弄熟它,然后匆匆收钱了事,周而复始。。。我肯定,如果仅仅为了挣钱,所做的东西将永远只停留在“能吃”的阶段上而永远都不会好吃。一名真正的厨师绝对是一位用各种材料和调料来描写美好的艺术家,我相信他会看着客人满足的神态而露出会心的微笑。。。。。。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