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行行止(四)大美土伯特之三

某洽会这个无聊的活动日益临近了,忙里偷闲留下些文字。妻觉得我上一篇《大美二》写的不怎么样,严重挫伤了我的有效的积极性,呵呵,本来嘛,就是给你一个人写的,还这么打击我。。。今天收到了周六在网上买的优敏芭藏香枕,没想到这么快,从遥远的土伯特大地而来,打开粗糙的EMS包装盒,里面已经氤氲了一些西藏的味道,老板用来作缓冲的西藏报纸——熟悉的西藏再度呈现在我眼前。在大多数人看来,西藏是个荒芜的生命禁区,只有顽强的藏民、遒劲的牦牛和奥妙的密 宗,但对我来说,在我眼中,那是人间净土,信教的藏民也许会为捍卫神圣而触犯杀戒,却没有人搞一些鸡鸣狗盗的行为——没有任何借口可以为偷盗而辩护。有人会说,那是因为你是旅游者、你在西藏时间不长云云。诚然,但我用自己的双眼去观察,我观察的是普通藏民的社会。在旅游区,一些藏民也许会向你强行推销一些低劣的纪念品,也有一些人会把如厕费叫道数元的高价,但我相信,他们辛辛苦苦所赚这些钱并非为了个人享乐,而是大抵上布施给寺院,然后虔诚地顶礼膜拜,感谢神佛赐予的生命和财富。。。可以想象一个全民都有虔诚信仰的民族,在其内部大体是和美的,神佛护佑着生我养的土地,僧侣为我和世界祈祷幸福,而我则通过劳动供养亲友、布施寺院——这是一个多么圆润的圆啊。我想这就是藏民能够顽强而乐天生活在世界屋脊的原因吧?我想这也是我们所缺失已久的至宝。

天梯
天梯
这是我们去往羊卓雍错路过一片水葬场时在路边山石看到的。一片浩淼的水葬场,连接着雅鲁藏布江,上游的水并不怎么急,还有些荇藻之类浮在水面,远处雄伟的雪山一路延绵,望不到边,东方的晨曦淡淡地洒满江面,照到的,是一片闪烁着朝阳金色的波光粼粼;尚未的,则依旧沉睡在凌晨的阴郁间。这里是水葬场,连接彼岸的奈何桥。疲劳的人将在这里启程,登上亲人为自己画出的架架天梯,西向净土,往复轮回。

羊卓雍湖
度母羊卓雍
她是雪域的度母,幻妙的羊卓雍。这里是人间的天堂,这里是天堂的净土。耳边呼啸的劲风是凡尘的祈祷,头顶普照的阳光是佛法的庄严。透过清澈而无际的湖水,我仿佛看到人间种种。是啊,我才想起,原来湖在天上,云在湖间。我只想在这湖边结一间草庐,竹杖芒鞋轻胜马,转经、读书、放牧牦牛。。。。。。

修建中的拉日铁路
敢教日月换新天
拜谒羊卓雍的下午,我们便忙忙上了路,奔赴扎什喇嘛所管辖的后藏地区。原本计划是从羊卓雍错另一面下山,途径某一天然冰川、江孜古城赴日喀则。然而旅行社却说有人在冰川处拦路设点强行收费,每人一百大元,所以建议绕行。窃以为,此实乃旅行社与当地之龃龉,孰是孰非,真假难辨矣。例如他想让你去的点便吹得天花乱坠,而没有给他定下回扣的地方则大肆诋毁——这也是时下国内旅行业的弊端。友人细见女士就对此大有微词,中国的导员们把国内一套完完整整搬到外国,与当地不良奸商定下宰客之攻守同盟,以低廉价格引诱客人上钩,再把客人几度转手卖给不同旅社或被带进恶德奸商的“埋伏圈”。奸商宰客吃肉、导游分碗汤喝、挤垮良心旅社、游客瞪眼没辙。算了算了,不说也罢。
于是我们沿着原路下山,沿雅鲁藏布江上游的中尼公路奔赴日喀则。路上景色虽略显单调却极为壮观,雅鲁藏布江水滚滚而下,沿岸大部分峭壁光秃秃的,上面清晰可见冰雪融水注入江中的痕迹。中间是江水,一面悬崖上一片土色,时隐时现一道蜿蜒小路,据说那就是传说中的“茶马古道”。小路很窄,从我们顶上望去时隐时现,大部分都很难看到,而且因山势回转,有些地方也被冰雪融水冲破,真可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想象着马帮铃儿叮咚地回荡在这山谷间,周遭除了狂啸的江水外就只剩下马夫偶尔叱马的声音,当然,马队里的少年偶尔会放一支山歌,直上九霄,震荡着周围积年不化的山雪——就这样周而复始,少年马童变成中年马夫,中年马夫又变成老年的领队,就这样周而复始,他们是雪域的触角,就这样一点点地连接着外面的世界。
而在这几近荒废的茶马古道下方、和我们公路平行,有一条偶有汽车驶过而卷起一阵狼烟的单行车道;而在对面的山上,拉日铁路工程正在火热地进行着。割裂峭壁企图注入江中的冰雪融水的威力被人为地停留在这儿。工程方竖立着大牌子,上面有他们的名字。穿山机械隆隆作响,机器的轰鸣声响彻山谷,甚至掩盖了江水的怒吼,神山的身体碎裂成大小不一的石块,纷纷滚入怒吼着、奔赴东方的雅鲁藏布江中,和水葬场的灵魂一起,升天。。。江边、路旁,一家赶赴拉萨朝圣的牧民远望着施工现场说着什么,我听不到,四周只有机器的轰鸣。牧民的酥油茶壶冒着热气,咕噜噜,酥油茶,开了。。。。。。

藏南天堂
藏南天堂
若想来到藏南天堂,你先要经过一段“地狱”,那里寸草不生,布满了令人生畏的黄沙。雪域高原最常见的寒风卷起无尽的黄沙,这该是一幅怎样的《地狱变》绘啊?但这就是后藏,贫瘠,是给我的第一印象,这里生态极为脆弱,即使在这天堂的美景间,依稀可见斑驳的地表和片片黄沙。
这片天堂,除了偶尔过往的车辆外,很少有行人驻足于此,四周一片寂静,偶尔一片飞来的云彩带来一场淅沥沥的小雨,不知要下多久,淅沥沥地,和周围草的芬芳凝结。下雨时,天色暗淡;雨住时,天色已晚。如果你觉得倦腻了,那就撑上小伞,向前走上几十分钟,你会发现刚才天边的金色,就是这里灿烂的阳光。
这,就是藏南,徘徊在地狱和天堂之间,她的美是易散的彩云、是易碎的琉璃,她的美,需要我们悉心地呵护。

喇嘛与猫
和 · 谐
年轻的喇嘛和一只猫趴在扎什伦布寺的“扎寺民 主管理委员会”屋顶上。他很年轻,也许并不是什么高僧大德,甚至,还有一些童心未泯,他就这样一直趴在那里注视着过往的我们,身边的猫咪,时而凝视时而调皮玩耍。。。当我们发现他和猫儿,并把相机纷纷举起时,他依旧注视,既无愠怒亦无羞怯,只是多了一丝慈悲的微笑。对他,我们只是过往的众生,这,也许只是他的修行;而对我,我看到了慈悲的微笑,那一刻,我感到了莫名的“和”与未知的“谐”。我凝望着他,他,会不会就是神佛的化身?也许。。。。。。

扎寺康村
康村暮色
傍晚掌灯时分,康村斑驳的白色墙壁为世间送来最后的一抹亮色。转经的藏族阿妈三两一群地絮絮着,有的则依旧转着经,一个人,蹒跚着远去了。康村的小路上,天色渐渐暗淡,偶有往来的绛红色的喇嘛,有的兀自念诵着难懂的经文,有的则手提一包点心匆匆而去。。。这就是暮色降临下的康村,透过微风轻动的白色窗帘,狭小的窗子里黑幽幽的,哦,不,里面有一点灯火,年轻的喇嘛正在读经;哦,呵呵,还有,你瞧,那位年轻的喇嘛,把脸贴在玻璃窗上,注视着暮色中匆匆的我们,在冥想着什么。。。。。。

罗布林卡
雨中罗布林卡
雨中的罗布林卡,羞怯的“珍宝美苑”。离开土伯特的前一天,我们在虔诚的八廓街遇到了一位好心的藏族老人,天色已晚,我们正在踌躇是否继续行程、同时也迷茫在清真寺前的岔路口时,这位热情的藏族老人向我们说到:“你们跟着我走吧,我们也要转街。”于是我们便留下了这段珍贵的回忆,老人领着小孙女转街,我们聊了很多,关于虔诚地转街的藏民、最近的社会治安、八廓街琳琅满目商品的真假、剽悍而富有的康巴牧民等等。老人一口流利的汉语让我们一开始误认他是一名汉人,哈哈,他爽朗地笑了,他是一名老拉萨,八廓街的老居民,“你们到我们拉萨来了嘛,我们要尽那个地主之谊的嘛”——每每我们道谢,老人便如此豪爽地讲到。老人穿着一件大背心、大短裤,就像很多内地老人一样,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很难想象他的子女都已是藏区的“成功人士”。他很随和,也很友好,积极地向我们推荐着八廓街最值得去、最地道的景点——这些绝对不是那些东拼西凑的导游书上所难找到的,这是一位老西藏诚挚地推荐。老人最推荐我们去六世达赖喇嘛的“黄房子”和一座尼姑庵,据说都是最有当地特色,最值得看的,怕我们找不到后者,还专门绕了些远来带我们到门口,让我们明早一定记得来。。。我们很感动,我觉得这是我们的虔诚和友好所得到的最好的“礼物”。唯一遗憾的就是忘记给老人留一个联系方式,当他下次来内地、来北京时,我想做他的向导。
然而第二天,也就是我们离开土伯特的那天上午,天公不作美,我们一早起来转街,拉萨却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八廓街一片萧条,路上只有转经的虔诚藏民。“黄房子”还没营业,尼姑庵大概也得9、10点钟开门,老街积水较多,我们全身都已经湿漉漉的了,没法办,只好决定辜负老人家一片热心了,毕竟在冰冷的雨中等个1、2个小时,就该感冒了,只好决定先去坐车前往罗布林卡了。就在我们在路边雨伞下蔽一会时又遇到一位好心的藏族老人,他友好地示意我们坐下,我们表示不用了,他竟自己起身打起伞走了,把留有余温的座位让给我们,我们很不好意思。过了一会当我们继续前行时,再次看到那位老人,他一手打着伞,弯着腰,正在把因下雨而爬到大石板路上的蚯蚓挑起,送回泥土中。。。我们赶上去向老人道谢,望着老人远去的背影,真的,我不知该说这么,这,就是虔诚的土伯特啊。
于是,我们在雨中拜谒了罗布林卡,这是全知佛爷的夏宫,十三世佛爷最爱的“珍宝苑”,十四世佛爷度过少年期和青年期的地方。这里是高原上的颐和园,见证了近代土伯特的兴衰成败,这里有十三世佛爷诵经的纶音,也倒映着“坚塞贡培”昙花一现的身影,更记录了现世佛爷好奇的童年和至善而匆匆的青年。。。这就是罗布林卡,佛爷的珍宝苑。

现世佛爷的宫殿
菩提海
达旦明久颇章,曾是现世佛爷的夏宫,土伯特的福海。上世佛爷酷爱骡马,据说罗布林卡的马厩里最多养了700多匹骡马;然而现世佛爷喜爱植物,自然他的颇章便成了花海。这座宫殿建于上世纪50年代,藏式风格之间还闪烁着异国情调的匠心设计。里面不仅有描绘西藏历史的巨幅壁画,还有欧美国家乃至于苏联赠送给佛爷的各式礼物。当然,还有佛爷的汽车、哈雷先生在他那本具有争议的著作里提到的电影院等等。佛爷自己也曾说过,偏爱罗布林卡要更胜于布达拉。罗布林卡的情调永远属于夏日的微醺,轻松而令人沉醉。藏欧合璧的风格,让我莫名地想起新京皇宫的同德殿,据说满洲的皇帝是被尊为文 殊菩萨化身的,两位圣人,同样怀揣一颗拳拳之心,他们的境遇是那样地不同,然而经历却又点点相同。他们的悲剧源于那个时代,源于舶来的“主义”,然而佛爷的境遇要好得多,当然也与时代不无关系。假设亨利先生成功地在南美洲作了寓公,恐怕世界上会出现一本真正可称之为“奇书”的回忆录吧。然而如今,往事如风不可追,达旦明久颇章呦,依旧在等待,等待着主人的归来。

高原颐和园
福地
很难想象,广袤的雪域高原竟然有如此江南般的美景,青松翠柏、碧水团抱、金顶红墙、沙鸥翔集、锦鳞游泳——这一切及神圣又优雅,比起内地宫殿楼宇庄严肃穆的风格,这里更多了一丝生动——生命的灵动,更平添了一份来自异国的芬芳。土伯特永远不是封闭的,在这里可以见到巴黎的名花、可以听到美国的爵士、可以品到正宗的英国式下午茶,呵呵,一切一切,世界最美好的东西都在这里汇集,这里是世界的屋脊,也是世界的肚脐。。。说起异国情调,大概最要归功到印度,比起到内地翻山越岭三个月,到印度才仅仅需要几星期。所以印度为土伯特舶来了整个西方,而土伯特的灵魂则与唐土凝结成了“东方”。

雨中小径
花村芳径
雨中的罗布林卡,淡了烈日下的神圣,却平添一丝妩媚。如果说冬日里雄壮的雪城布达拉是一位力大无比的吐蕃勇士的话,这里便是夏季措子边泼水嬉戏的吐蕃少女。寂静的芳径,爬满青苔的石桥,细雨无声,耳边只有一种广域上的莎莎声,偶有布谷鸟的叫声,是啊,这静本身就是一种神圣,这里是东方的伊甸园,这里是大美的土伯特!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