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行行止(四)大美土伯特之一

一连写了很多关于“食”的题材,今天来说说“色”吧,孔老夫子教诲道“食色性也”嘛。呵呵,可别误会了,这里的“色”是说西藏的“大美风光”。曾经有一个iphone软件叫“大美青海”,刚看到时我觉得“青海有什么美嘛”,古人云“君不见,青海头,新鬼烦怨旧鬼愁,天阴雨湿声啾啾”么。我印象里的青海湾虽说不上白骨累累但也是是荒凉一片罢。其实则不然,火车经过青海湖的时候,看到的不仅仅是青天碧水绿草,还有成群的牦牛、绵羊,牧人的歌声在荡漾。。。偶尔能看到藏野驴,对了对了,还有谜一样的藏羚羊——青藏的美,不是仅仅一个清瘦的“美”字所能承载,而是无言能形容的“大美”!不要试图将“青”与“藏”剥离,二者的行政区划只是近代西方国际地缘政治的分割而已。自古以来,在安多、藏与康合称的土伯特大地上生活着乐天的安多牧民、彪悍的康巴汉子和好客的卫藏百姓,他们生活在现世的净土上,生活的现实未必是诗歌般的美好,但乐天安命的土伯特人则把他们的生活活成诗歌。他们和周边的汉人、印度人、尼泊尔人和睦共处,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遥远的马帮带来了四川的茶叶、丝绸,经过三、四个月的跋涉,重新回归阔别的雪山、阿妈和慈祥的上师;远去印度的商队从大吉岭返回,带来了西方的书报、工艺品甚至是钢琴、汽车——这,就是土伯特,这片“禁域”却从未真正的封闭,从未主动地闭上双眼,漠视外面的世界(如果她愿意,她的地理则是得天独厚的优势),相反她却像一个渴望云和山彼端的小山丫儿一样,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打量着这个世界,为整个世界祈祷。。。回到这往昔的天堂吧,不要为人为的各种“理念”、各类“制度”所累,在大自然和神佛的眼中,人是多么渺小的一瞬啊,她们怜悯人类,人类敬仰她们。。。让我们回到这样的天堂,在大自然和神佛的庇护下和美地生活,不要为人为的“彼此”而争论不休吧。

请让我高呼:“大美土伯特!”

传说是青海湖
悠然青海湾
火车上拍的,据说是青海湖。当时火车奔驰在高原上,各种大小湖泊纷纷展现出来,每当有一个湖出现人们都会推测是否是青海湖,不过不管她是否是青海湖本身。但这柔美的湖栖身在青海,便是“青海”湖啦。青海不像一般我们推测的那样荒芜,相反,很多地方水草丰盈,就像这湖畔,牛羊成群,还会见到煮酥油茶的牧人、向火车招手的护路工人等等。这湖正象征着美丽的青海,是高原上一位可爱的神女啊。

火车路过青海油菜花田
高原黄
妻故乡四川盆地的菜花早在三月底便匆匆开过,而这次我们俩在盛夏看到这么金黄澄澄油菜花田,我是很惊奇了,还是妻聪明,告诉我青藏是高原嘛,天气凉嘛,所以开的晚啦。嘿嘿,一想,也是!嗯,盛夏的油菜花,好像正是花期呢,从西北到青藏,一路上海拔越来越高,油菜花也从一开始花期已过的零零散散到后来成片成片地(有一次火车足足走了两分钟,那一片油菜花田仍没有到头)盛放。。。生命,真是不可思议啊!

那曲站
白云深处有车站
雪域高原那曲站。天是那么青,空气是那么透,火车开过,除了白色的火车站,周围便是融融绿草的山、倒影着蓝天的水,没有人声的嘈杂,耳畔只有绵羊此起彼伏的咩咩声和牧羊人身边火堆的劈啪声——高原上的车站很奇特,周边没有村子、没有人烟、甚至没有路,孤零零一个白色崭新的车站,在响彻高原的山风里瑟瑟。

火车路过错那湖
慢些走啊,错那湖
大概是错那湖,坐火车的话过了错那湖,离拉萨就不远了,不过是那曲在前还是错那湖在前?这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望不到头的水际与天相接,湖畔就是错那湖车站,依旧是孤零零,车站上凭栏眺望错那湖该有多美?

佛光普照
佛光普照
大昭寺代表性的标志——法 轮与双鹿,蓝天下金色的双鹿静静聆听着佛法。话说所谓“拉萨”,原来也仅仅只的是围绕着大昭寺的八廓街一带而已,在马丽华女士的书里得知后,那天傍晚转街,巧遇好心的西藏老伯时,老伯也如是说(带我们走到八廓街外围时)“这一带过去已经是城郊了”。虽说已经了解“拉萨”一次所指范围之小,但实际看到这市中心的中心却被称为“城郊”时,还真不得不为之感慨啊。

从大昭寺远眺布达拉
大昭寺上望圣城
这是在大昭寺二层上眺望布达拉。大昭寺的二层据说原来是噶厦的办公地点之一。整个“拉萨”很小,距离布达拉当然也就很近,从大昭寺所在的“拉萨”到布达拉再到“夏宫”罗布林卡的距离各是两公里,布达拉高耸入云,所以从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但从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出大昭寺与布达拉真的很近,照片正下方天台上有个彩伞,里面还有个乘凉的人呢!虽说在这张照片上有些煞风景,但在追求鲜艳色彩的西藏来说,五颜六色的太阳伞好像也不是显得太突兀,呵呵。对了,以前的清政府驻藏大臣也在大昭寺附近,“拉萨城“很小嘛。据说我们停车的什么第二军区招待所(?)就是原来的衙门旧址呢。

黄房子
黄房子
八廓街上的黄房子。八廓街的民居大都有数百面的历史了,保存得如此完好,大概得益于高原干燥的气候,当然,更得益于藏族崇尚传统的风俗吧。尤其是这黄房子,据说是当年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与情人幽会的地方,现在这里是一家茶餐厅,据说在北京还有分店呢。临行前的晚上,转街时的老伯推荐我们一定要来看看,我们第二天顶着雨来的时候发现客人暴多,还要赶火车,没时间等了,便带着遗憾离开了。。。以后一定要去一次,对吧?

雪城布达拉
“雪”与布达拉
布达拉脚下有一片被称之为“雪”的地方,这里有原来噶厦政府的下层办事机构,还有金银和各种物资的仓库,大概《西藏是我家》的作者扎西次仁先生就曾在这里一边喝酥油茶一边办公抑或闲聊吧?当然,“雪”地还有著名的监狱,大概上世纪三十年代名噪一时的噶厦孜本龙厦先生就曾被囚禁在此并处以“挖眼”的酷刑吧。现在佛爷西行之际也曾最后一次打开“雪”地仓库吧,这里真真见证了多少历史兴衰啊。

近看布达拉
一面红旗,插上布宫
有个儿歌里面有一句叫“三面红旗,插上台湾”,可是在庙宇大殿上插红旗的唯有这布宫一处了吧。。。不过,现在布宫“佛走庙空”,三宝不全,因此也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寺院了,虽然甚为遗憾,但是大概也正由于此,再插一个红旗,唉,也勉强不为过吧(毕竟佛已经不在,勉强不算在神佛头上不敬了罢)。没法子。。。。。。

兜率宫
兜率宫
“白云”上,那座庄严的黄账红色宫殿便是现世佛爷的“兜率宫”。布达拉,没有比近看了,站在他脚下时,更能令人感到震撼、感到他的威严了,巍峨的白墙是雪山、飘动着的白色窗帐是白云,白云之上,是全知佛祖的“兜率宫”、“菩提殿”。。。每一个在这里能够感受到震撼的众生都在心里怀着对佛法的敬畏,都是崇敬自然、尊崇神佛的一个渺小的“人”,当然,也是能获得自然庇护、神佛加持的幸福的“人”。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